子公司违规套取资金这5年:白云山领3亿政府补助,花260亿玩销售

发布时间:2022-08-11 16:51:01
阅读量: 8052

  记者 李云琦

  “与下游50多家药品代理商相互串通,对注射用头孢硫脒等87种药品采取用虚高价格采购原料药的方式套现,并向下游药品代理商转移资金。”8月9日,国家医保局的一则情况通报,揭开了医药巨头白云山(27.600, 0.07, 0.25%)高收入、高利润背后的面纱。

  根据国家医保局通报,白云山旗下的3家企业,在 2017年至 2021年5月期间,为了规避“两票制”政策和监管,虚增原料药价格,虚抬药价套取资金,“涉及金额巨大,其中部分资金用于行贿医务人员或特定关系人,开展药品违规促销。”

  “两票制”,是指药品从生产企业到流通企业开一次发票,流通企业到医疗机构开一次发票。根据2017 年国务院医改办连同卫计委等八部委印发的《关于在公立医疗机构 药品采购中推行两票制的实施意见(试行)的通知》,全国11个综合医改试点省和200个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的公立医疗机构2017年全力推进“两票制”。

  推行“两票制”的目的就是进一步降低药品虚高价格,减轻百姓用药负担。

  贝壳财经记者发现,此次涉事的天心制药、白云山制药总厂、敬修堂3家企业,两家为白云山旗下承载销售的重要子公司。这三家企业虚抬药价套取资金背后的2017年至2021年,白云山的营业总收入之和达到了2588亿元,净利润为161.5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子公司虚抬药价套取资金的这5年间,白云山整体还收到了超过3亿元的政府补助。与此同时,白云山的销售费用不断增加,5年销售费用超过260亿元。

  01

  伙同50家经销商套取资金

  8月9日,国家医保局在通报中,详细提到了天心制药等3家药企的套现操作方式。

  2017年至2021年5月,广州白云山天心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心制药)、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制药总厂(以下简称:白云山制药总厂)、广州白云山敬修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敬修堂)3家药品生产企业为规避“两票制”政策和监管,与下游50多家药品代理商相互串通,对注射用头孢硫脒等87种药品采取用虚高价格采购原料药的方式套现,并向下游药品代理商转移资金。涉及金额巨大,其中部分资金用于行贿医务人员或特定关系人,开展药品违规促销。

  2017年,我国开始实行“两票制”。在这之前的2016年度,白云山的注射用头孢硫脒年收入为3.73亿元,毛利率56.98%。在当时,这已经是白云山旗下的抗微生物药中,毛利率仅次于头孢克肟(毛利率70.84%)的药物。

  贝壳财经记者自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官网了解到,在2016年7月,白云山制药总厂的注射用头孢硫脒在广东省集采中,规格0.5g、1g、2g的产品中标价格分别为27.17元、46.19元、78.53元。

  而自2017年开始,白云山原本应该在“两票制”下实现药价下降的注射用头孢硫脒,价格降幅很小,甚至还曾上涨。与此同时,注射用头孢硫脒成本激增,毛利率开始下滑。

  根据白云山2017年度报告,公司2017年注射用头孢硫脒的销售量是3944万瓶/支,产生收入为3.455亿元,毛利率下降到38.6%。

  这一年白云山的注射用头孢硫脒就已经在各地集采名单之中,2017年该药的医疗机构合计采购量有2674万盒(0.5g×10 支/盒),中标价格区间为26.26-28.10 元/盒。

  2016年度、2017年度,白云山销售的注射用头孢硫脒对应收入分别为3.73亿元,3.455亿元,毛利率分别为56.98%、38.6%。而随着“两票制”的深入实施,白云山注射用头孢硫脒2018年收入为7亿元,对应毛利率19.97%。

  收入翻倍跟注射用头孢硫脒集采中标价格并未降低,甚至有所增长也有很大关系。2018年,医疗机构合计采购的注射用头孢硫脒有2283万瓶(0.5g/瓶)、1100.7万瓶(1g/瓶),两种规格的中标价格区间分别为26.26-35.50元/瓶、43.79-48.72元/瓶。对比2017年的中标价格,最高价中标价有所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价格此后一直在持续。如2019年度、2020年度,白云山0.5g/瓶的注射用头孢硫脒在集中招标采购中的中标价格区间均为25.76元-28.52元。

  并未降下来的药价背后,白云山注射用头孢硫脒的毛利率,却从2016年的56.98%,降低至2020年的20.36%。

  这正是注射用头孢硫脒的成本被不断调高的结果。记者注意到,仅2018年,白云山注射用头孢硫脒的营业收入为7亿元,营业成本为5.64亿元,同比2017年度激增165.92%。

  成本上涨的背后,如今看颇有门道。根据国家医保局的通报,白云山制药(制剂厂)和白云山化学制药厂(原料厂)属同一集团,但制剂厂需要的头孢硫脒原料药不直接从本集团的原料厂采购,而是额外设置套现流程,由代理商控制的原料药“经销商”转手,低买高卖给制剂厂并套现。制剂厂以原料药成本高掩护注射用头孢硫脒的虚高价格,使得药品生产流通环节表面上符合“两票制”等政策规定,逃避监管。

  02

  涉案的87种药品价格被责令整改,

  部分停止采购

  国家医保局表示,目前,天心制药等3家企业按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对涉案的注射用头孢硫脒等87种药品进行价格整改,剔除现行价格中用于实施贿赂等虚高部分,平均降幅50%以上,部分品规被停止采购。

  “广东省责令天心制药等3家企业以及关联的其他企业全面整改营销模式,停止相关违规操作。此外,对其中涉嫌违纪、违法、犯罪的人员,有关部门正在依纪依法查处。”

  8月10日,白云山对于国家医保局的通报发布公告表示,2021年,以上三家企业涉及撤网产品毛利合计为人民币0.15亿元、降价产品毛利合计为人民币3.20亿元,占本公司2021年度经审计的毛利额比例分别为0.12%、2.45%,“预计本次事项对本公司未来产品销售会产生一定影响,但不会对本公司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白云山还在公告中表态称,已经责成三家企业停止与相关代理商、经销商的合作,全面整改营销模式,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相关产品降价或撤网,对违规操作的行为绝不袒护,坚决处理,并已对三家企业相关责任人予以免职停职处理。

  虽然白云山“不会对本公司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的背后,白云山的医药工业销售平台中,除以白云山医药销售公司为核心外,下属的白云山制药总厂、光华药业、敬修堂和明兴药业四家企业都十分重要。

  根据白云山2021年年报,公司的大南药板块中,白云山的销售模式分别有自营和代理模式,以及自己建立的销售平台销售。其中,对于医院招标产品,白云山根据国家相关政策在全国范围内对医院招标产品进行投标,中标后对有关药品进行配送;对于非医院招标产品,白云山主要通过代理和分销模式进行推广。

  “凭借稳健的市场根基及强大营销网络的优势,为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超过数万名客户(包括大中型医院、医药批发商、经销商和零售商等)建立了长期、稳固的合作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家医保局尚未公布,是否会对白云山旗下公司进行罚款。国家医保局称,将会同有关部门继续指导各省份,根据企业整改落实情况以及相关部门认定的违法违规事实,做好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工作,并配合有关部门持续纠正医药购销领域不正之风。

  03

  虚抬药价的5年

  作为国内的龙头药企,白云山的收入规模已经接近700亿元。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1年,白云山的营业总收入分别达到了209.54亿元、422.34亿元、649.52亿元、616.74亿元、690.14亿元,收入合计2588亿元;净利润分别达到了21.19亿元、35.34亿元、34.41亿元、30.92亿元、39.69亿元,利润合计161.55亿元。

  记者注意到,这期间的白云山也拿到不少政府补助。在2017年至2021年,营业外收入中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达到了5977.29万元、4713.93万元、5220.98万元、13207.72万元、2539.69万元,政府补助合计达到了3.16亿元。

  对于高收入的白云山来说,这5年间的销售费用合计达到了262亿元,占同期总收入的10%以上。

  其中,2020年度、2021年度白云山的销售费就分别花掉45.75亿元,59.55亿元。

  2021年的销售费用激增,白云山在年报中表示,市场需求回升,公司下属企业销售增长的同时,加大了对市场的产品促销和广告宣传的投入。

  那么,白云山的销售费用都是如何构成?数据显示,2021年度白云山的销售费用中,有28.7亿元为职工薪酬,有10.5亿元为广告宣传费用,有9.55亿元的“销售服务费”。而白云山并未在年报之中解释所谓“销售服务费”具体指什么服务。

  记者注意到,在白云山历年的销售费用构成中,这种“销售服务费”的占比均不低,仅次于广告宣传费的支出。如2020年度,白云山的销售费用构成中,有24.9亿元的职工薪酬,有6.9亿元的广告宣传费,还有5.6亿元的销售服务费。

  贝壳财经记者在2018年的一份白云山对上交所问询函回复的内容中看到,白云山在2017年1月起,对旗下子公司王老吉“已发生尚未兑付的搭赠、陈列、专卖、条码费用等产品促销费”从“销售费用-广告宣传费”科目调整至“销售费用-销售服务费”科目核算。

  由此可知,白云山旗下的销售服务费中,是包括了“产品促销费”的。而此次国家医保局通报的事件之中也强调,“涉及金额巨大,其中部分资金用于行贿医务人员或特定关系人,开展药品违规促销。”

  此外,记者注意到,白云山旗下产品此前就曾出现回扣行贿事件。

  根据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2013年初,滨江医药公司自2012年11月28日开始向省妇保配送注射用头孢硫脒(0.5g,白云山制药)。2013年,该公司的销售经理蔡某,按3元/支的标准回扣给时任省妇保新生儿科主任谭某,通过信封包现金的方式多次送给谭某药品回扣共计人民币40308元。

  记者在福建省上杭县人民法院的一份刑事判决书上还了解到,时任上杭县茶地乡卫生院副院长曾收受回扣。其中在2012年5月至2014年3月,梁某某通过天和药业有限公司配送给茶地乡卫生院共计2000瓶头孢西丁钠,并按照6元/瓶的标准送药品回扣给时任上杭县茶地乡卫生院副院长陈开耀,送给被告人陈开耀该种药品回扣共计人民币12000元。

(责任编辑:于昊阳)

商业观察网-《商业观察》杂志社官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商业观察网或《商业观察》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商业观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商业观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商业观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