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PO断臂止损,段永平:改正错误越早越好

发布时间:2023-05-17 19:07:53
作者:赵东山
阅读量: 980

  “自古多情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

  在OPPO旗下芯片设计公司哲库(ZEKU)的最后一次高管全员会上,哲库CEO刘君沉重地宣布终止芯片业务,数次哽咽停顿了十多秒后,他道出这样的诗句以表达自己的遗憾。

  5月12日,OPPO突然宣布终止关停旗下芯片公司业务哲库,3000多人的团队原地解散。哲库科技给员工发送内部信称,公司股东作出决定,自2023年5月12日起解散哲库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分公司,并终止所有劳动合同。

  随后OPPO对媒体表示:“面对全球经济、手机市场的不确定性,经过慎重考虑,公司决定终止ZEKU业务。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我们会妥善处理相关事宜,并将一如既往做好产品,持续创造价值。谢谢各位朋友的关心与支持。”

  对此,步步高(4.980, 0.04, 0.81%)创始人、OPPO投资人段永平在雪球上回应:“我们这些年用类似的办法关停掉很多业务了,这不是我们关掉的第一个业务,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长远看不合适的东西最合适的办法就是现在就停下来!改正错误越早越好,不管多大的代价都是最小的代价。”

  同时,段永平坦言,退休20多年,不知道公司目前具体业务是如何运行的。他得知停止哲库业务只比在网上看到早了10分钟。他强调,这些年用类似的办法关停了很多业务,从最早的电子宠物到跳舞毯,后来的还有小机电、家庭音响、彩电、DVD、小天才手机……“我们能成为我们,不光是因为我们做过的那些事情,很重要的一部分是我们不做或者停止做的那些事情。”段永平5月16日再次对OPPO关停哲库表示了肯定。

  一切的源头始于2019年。那一年,OPPO正式成立了芯片TMG(Technical Management Group,技术管理委员会),两个月后的OPPO未来科技大会上,一向低调的OPPO创始人陈明永宣布,未来三年将投入500亿元,自研芯片。

  过去四年里,OPPO在人才方面的投入非常惊人,比如OPPO给应届生开出40万元年薪的消息就曾登上知乎热搜,业内还一度评论芯片人才的薪资就是OPPO给拉起来的。就在一个月前,壁仞科技前海外团队AI方向负责人孙成坤加入哲库,担任哲库NPU芯片中心部长,向刘君汇报。

  事实上,OPPO在芯片方面的进展也算顺利。哲库成立后2年就官宣了第一款芯片——马里亚纳X。这款影像专用NPU芯片,采用台积电6nm制程工艺,每秒可以进行18万亿次的AI计算。在OPPO旗舰手机Find X5/X5 Pro系列、OPPO Reno8 Pro/Pro+均有搭载。

  然而,正如哲库的高管们在最后的全员会上所言:“全球经济和手机行业极其不乐观,公司整体营收远不及预期。在这样的情况下,芯片这样一个巨大的投资,是公司承担不起的。”

  事实上,2022年以来,全球手机市场不容乐观。根据IDC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约为6544万台,同比下降11.8%,即便是市场份额最高的OPPO,一季度出货量也下降了8.8%。

  与此同时,OPPO在海外的发展也不顺。2022年7月,印度税收情报局调查认定,OPPO在当地的子公司逃避关税近439亿卢比(约合5.51亿美元),要求该公司缴纳“所逃税款”。这一举动是印度针对中国手机厂商发起的一系列行动的一部分。而在欧洲,OPPO不断陷入专利纠纷,已不得不从德国退出。

  现在回看,陈明永决定3年投入500亿元人民币自研芯片的行为,像是手机行业的一次极具理想主义的远航——在越来越内卷的智能手机行业,能掌握更多的主动权,做更可控的用户体验优化。只可惜这次远航终究未能达到。

  但一如乔布斯在1997年回归苹果时确立的理念,“决定不做什么跟决定做什么一样重要。”当下陈明永和OPPO的壮士断腕,并非坏事。

  遗憾解散和告别

  5月16日,段永平在雪球回忆,他和团队至今关掉了很多业务,而在所有主动停止的业务里唯一让团队感受到生存危机的是,“我们卖出的第一批VCD,当时的三洋机芯出了问题,我们把卖出的20万台机器全部召回了,那一次确实难受,但我们还是决定做了。”

  回到这次哲库的关停。即便放在商业决策上可能是一次正确的抉择,但那些曾经为哲库奋斗过1500个日日夜夜的员工,还是无法平静地面对这场不得不做的告别。

  “我只能说一句:对不起。感谢所有的哲库同仁,感谢这四年来,对哲库辛勤的努力。这次的决定,跟各位的工作质量没有任何关系,我非常感谢大家。”刘君在那场时长18分钟的会议中表示,并对自己“作为CEO没能将这块业务带到大家想去的地方”表示遗憾。

  在哲库内部,刘君被亲切地称为“Jun”。参加此次会议的高管除了他之外,还有哲库COO朱尚祖、高管李宗霖和基带射频部门负责人王泷,他们从各自的角度回顾了过往1500个日日夜夜以及对这家公司的感情。

  来哲库之前,朱尚祖曾在联发科和小米工作数年。他在会上表示:“过去的日常工作里,部门、团队、甚至个人之间有摩擦,工作交付不如预期,互相很多抱怨。可是跟今天比起来,能够好好一起工作,其实是一个很不容易的事情。还是要珍惜各位将来路上碰到的伙伴,那我们当然也会珍惜我们四年的日子,谢谢大家。”

  高管李宗霖曾是联发科无线通讯事业部总经理,他表示:“过去3年,是我这辈子最Colorful(精彩)的一段经历。人生很多事情就像过往云烟,但是有些是刻骨铭心的,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与各位共事的过去三年就是一段我这辈子不会忘记的事情,我很感激Jun当年给我这个机会,也很感谢过去这三年大家在Project(项目)上一起努力的过程,我非常enjoy(享受)。”

  哲库基带和射频部门负责人王泷则表示:“所有人都怀着梦想来到这里,今天这个结果可能有一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无奈和不安吧,但是我想投资人作出这个决定一定是理性的决策。所以我们应该抱着理解的态度接受这个决定。哲库已不复存在,但是大家在一起走过这个历程是有意义的。”

  会议最后,人力资源部门在会议上宣布了员工补偿规则——所有正职员工的补偿按N+3赔偿。

  “因为公司已经进入解散清算的法律流程,希望大家在5月19日之前签署带有补偿金的协议,一旦签署,公司会在5个工作日内完成补偿金打款。”哲库人力资源负责人在这场最后的全员会议中表示。

  哲库宣布关停后,《中国企业家》在脉脉平台与西安某高校一名2022级硕士毕业生作了交流,他也是此次哲库解散事件中的伤“芯”人。对此事他的感受同样是“突然和遗憾”,即便哲库的补偿可以让他安心休息几个月,但他当下更关心的事情是“希望尽快找到下家”。

  此外,在社交媒体上,有微信截图显示,很多哲库工程师被大疆科技全面接收,网友们羡慕哲库工程师可以拿着N+3的补偿开开心心入职大疆。

  不过,就此大疆方面回复《中国企业家》称:“大疆的招聘以官网为主,从未给哲库开过任何特殊岗位或全面接盘,可能仅是部分员工希望能帮哲库的同事快速匹配上岗位,不用过度揣度。”

  闪亮的日子

  虽然作出了关停芯片业务这一艰难的决定,但OPPO有过闪亮的日子。

  2019年,对智能手机厂商来说,无论出于对企业立身之本的考虑,还是出于打造差异化优势的选择,自研芯片成为一件大势所趋的事情。OPPO、小米纷纷宣布拓展产业链到芯片层。

  那时,陈明永对自研芯片的门槛高,投入大,周期长等难点也是有预期的,所以彼时他宣布要在未来3年投入500亿用于前沿技术研发。随后,OPPO还提出3+N+X科技跃迁战略,其中3代表了OPPO的三大核心技术,也就是马里亚纳、潘塔纳尔、安第斯,而马里亚纳对应的正是芯片业务。

  从2019年开始,OPPO就启动了首颗自研芯片的设计、研发工作。首次入场就选择了难度更高的6nm制程工艺,并且采用了EUV光刻技术,成本比12nm的要高出2~3倍。

  两年后,OPPO首个自研芯片马里亚纳X正式发布,这是一颗ISP影像芯片,也成为“全球首个6nm自研影像专用NPU”(注:NPU是神经网络AI芯片,用于提升手机拍摄明暗、色彩等在内的影像表现),2022年,马里亚纳X被首次应用于影像旗舰OPPO Find X5系列产品上,随后还被先后应用于Reno8、Reno9系列产品中。

  2022年12月,OPPO顺势推出第二款自研芯片马里亚纳Y。当时,在OPPO科技日活动后的采访中,OPPO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刘波还透露:“马里亚纳X目前出货已超过1000万,并且还在加单中。”

  不同于马里亚纳X需要在手机上与主芯片进行协同,才能完成相应完整的链路工作,马里亚纳Y涉及到很多的IP,有CPU、总线、NPU、DDR还有各种接口等,已经是一个完整的SoC子系统(注:SoC即系统级芯片,是CPU、NPU、蓝牙芯片等模块的集大成者)。

  在智能手机领域,众所周知的逻辑是,芯片自研的花费要比市面上购买芯片更贵。但从长期对用户的价值来看,掌握了自研芯片能力后,作为终端厂商能去寻找的价值点会更多。对于那些渴望追求长期价值的厂商来说,自研芯片都是一个愿意尝试的选项。

  在去年年底的OPPO科技日活动最后,OPPO芯片产品高级总监姜波曾表示:“马里亚纳X是我们的第一步,马里亚纳Y则是我们漫漫长路上的一小步;这绝对不是我们的终点,我们肯定会持续做下去。”

  只是谁都没想到,仅仅半年后,OPPO的造芯计划就终止了。

  雷军也吃过造芯的苦

  陈明永在造芯上遭受的苦难,小米创始人雷军也曾体会过。

  2014年,随着小米手机销量的快速增长,雷军开始动起了造芯片的心思。当时,雷军从小米手机硬件研发团队中派出一支小分队,组建了松果公司。

  虽然当时松果只有不到20人,但雷军从一开始就瞄准了芯片领域的顶端——以CPU为核心的手机SoC芯片。历时3年,小米投入约10亿元,团队规模达到200多人,终于造出第一款芯片澎湃S1,并搭载在小米5C手机上。

  然而,此后小米的造芯业务就陷入僵局。据媒体报道,澎湃S2芯片几次“流片”均失败。要知道,作为衡量芯片是否成功的关键程序,“流片”一次就需要耗费数百万元,而这只不过是芯片研发所需资金的一小部分。

  最终,澎湃S2芯片迟迟没有发布,松果公司进行改组,分拆成立了一家独立新公司,业务转向IoT芯片研发。

  在雷军看来,盲目造芯的根源是,自己对芯片业务的理解不够深刻,错误地估计了业务的难度,选择了错误的前进路径。

  不过,小米没有完全放弃造芯业务,只是转向了ISP自研影像芯片和自研充电芯片等更轻量化的芯片研发,比如2021年发布的澎湃C1芯片。

  2019年,陈明永给芯片自研计划取名时,取义于世界上最深的海沟马里亚纳海沟,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着他的决心。只不过,这次朝向马里亚纳的远航,被迫暂停。

(责任编辑:于昊阳)

商业观察网-《商业观察》杂志社官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商业观察网或《商业观察》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商业观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商业观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商业观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