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基金前基金经理因“老鼠仓”被罚 管理业绩亏损42%

发布时间:2023-07-24 17:20:09
阅读量: 13289

日前,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浙江监管局公布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浙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商基金”)前基金经理刘炜,因职务便利获取所管基金相关未公开信息,控制他人证券账户进行趋同交易,被浙江监管局处以30万元罚款。

对此,浙商基金表示,为切实保护投资者利益,该公司在发现刘炜违规后第一时间暂停了其一切职务,并关闭其全部系统权限及公司门禁,根据内部决议启动对其的责任追究机制。同时,公司原督察长对其进行了合规谈话,公司总办会批准解除其基金经理职务,并全力配合监管机构等的相关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刘炜在职期间担任浙商基金督察长的高管已于今年初离任。今年1月,浙商基金发布公告称,公司原督察长郭乐琦因个人原因,已于1月17日离任公司督察长职务,由总经理王波代任督察长职务。

直到今年7月,浙商基金才迎来了新任督察长。7月12日,浙商基金发布公告称,纪士鹏于7月10日担任公司督察长一职。

“万向系”意欲收购

公司官网显示,浙商基金于2010年9月获批设立,是浙江省第一家公募基金,注册资本3亿元。公司现有股东方包括民生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生人寿”)、浙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商证券”)和养生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养生堂”)。其中,民生人寿持有公司50%股份,另外两家公司分别持有25%股份。

2021年7月,民生人寿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养生堂、浙商证券、通联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联资本”)于2021年6月24日签订《关于浙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书》,民生人寿拟以2.76元/股的价格受让通联资本拟转让的浙商基金50%的股权,交易金额4.14亿元。若完成交易,民生人寿持股100%,成为浙商基金控股股东。

同年11月,北京银保监局发布行政许可信息,同意上述股权转让。不过,从浙商基金官网披露的股权结构信息来看,时隔近两年,该股权转让仍未实施。

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基金管理公司变更持有百分之五以上股权的股东,变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或者变更其他重大事项,应当报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应当自受理申请之日起六十日内作出批准或者不予批准的决定,并通知申请人;不予批准的,应当说明理由。

公开资料显示,民生人寿第一大股东为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向控股”),持有公司37.32%的股权。对于民生人寿此举,有市场人士认为,“万向系”完成了对于公募基金牌照的完整布局。

事实上,浙商基金现任董事长肖风和总经理王波也均来自“万向系”。

肖风曾是博时基金创建元老之一,曾担任该公司副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在2011年离开博时基金后,加入万向控股,任职公司副董事长,于2015年担任浙商基金董事长,目前同时还是民生人寿的副董事长,以及万向信托的董事长。

浙商基金总经理王波于2022年加入公司,在此之前并无基金业务管理经验,历任万向信托副总裁,万向租赁有限公司总经理等职务。

“老鼠仓”细节曝光

至于此次被监管部门处罚的基金经理刘炜,于2021年2月1日入职浙商基金,直至2022年9月5日被公司决定暂停职务。

在职期间,刘炜参与管理浙商沪港深精选混合型基金,负责该基金产品的投资分析、投资决策等工作。

处罚公告显示,刘炜入职当月,便开立“唐某卿”证券账户,账户内资金为刘炜自有资金。该账户由刘炜通过手机下单交易,账户由刘炜实际控制和操作。

经监管调查核实,刘炜利用“唐某卿”证券账户进行趋同交易。经计算,自账户开立后至2022年9月5日,刘炜利用“唐某卿”账户趋同交易合计成交金额1760.24万元,趋同交易合计亏损约36.51万元。

然而,刘炜对于自己的违法违规行为还进行申辩。刘炜提出,第一,无违规操作的故意。由于未对境内法律法规进行详细及全面了解,造成本次违法行为。第二,未获取任何非法利益。趋同交易与基金的交易系同一时间发生,不存在个人账户在基金账户买入股票拉高价格后获益的情况。第三,未造成投资人经济损失。第四,纠错态度良好,积极配合调查、提供资料等。第五,不存在其他违法行为。第六,已采取纠正措施。包括出具承诺函、已完结所有个人相关的交易、辞去基金经理职务等。

但是,浙江证监局认为,第一,刘炜作为基金从业人员,理应学习并遵守基金法律法规,不了解法律法规等不能成为其免责理由。第二,非法利益获取情况、投资人经济损失情况、纠错态度、不存在其他违法行为、已采取的纠正行为等,我局在作出行政处罚及量罚时已充分考虑。综上,对刘炜的陈述、申辩意见不予采纳。

另外,从刘炜管理的基金业绩来看,对于刘炜申辩的第三条,“未造成投资人经济损失”,这一条明显是不成立的。

Wind数据显示,在刘炜管理该基金期间,浙商沪港深精选基金收益率为-42.21%,任职年化回报为-34.33%。

净利润扭亏为盈

浙商证券年报显示,浙商基金在经历了连续三年亏损以后,在2021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2140.86万元,2022年实现4535.4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浙商证券2021年至2022年的年报中,对于浙商基金的财务数据都特别标注为“未经审计财务数据”。

关于浙商基金的财务数据,该公司在2021年曾与浙商证券公布的财务数据出现过争议。

2021年3月17日,浙商证券发布2020年年报显示,浙商基金2020年度实现营业收入1.49亿元,净利润亏损86.16万元。

然而,面对浙商证券在年报中披露的数据,浙商基金2021年3月19日在其官网发布澄清公告称,浙商证券2020年年度报告错误地引用了公司2020年度财务数据,原因系误将2019年已更正审计调整调整至2020年未经审计财务数据中。截至3月19日,公司2020年度经审计财务报表尚未最终确定,具体请以上市公司最新公告为准。

紧接着,到了当年3月23日,浙商证券再发公告称,浙商基金提供的2020年度财务报表净利润为82.09万元,但经过调整,调整后的浙商基金2020年度净利润为-86.16万元。相关净利润的调整主要为本公司年报披露与浙商基金审计报告出具的时间性差异影响,不存在错误引用的情形。

至此以后,浙商证券年报中披露的浙商基金财务数据均显示为“未经审计财务数据”。

不仅如此,浙商基金权益类基金净值表现也不乐观。截至今年7月19日,浙商创业板指数增强基金近一年来净值下跌超20%,而浙商中华预期高股息基金近一年来净值下跌超11%。另外,部分混合型基金产品近一年净值下跌幅度也较大。其中,浙商智选经济动能混合基金近一年净值下跌超30%。

同时,浙商基金部分产品的基金经理竟然出现了相继离职的情况。浙商智选领航三年持有混合基金成立于2021年1月13日,产品发行时的卖点之一是查晓磊和向伟双基金经理组合。

然而,该产品三年封闭期还没结束,成立该产品的两位基金经理便相继离职。2022年1月,查晓磊离开浙商基金,今年6月,向伟也选择离职。目前该基金仍处于封闭期内,投资者无法赎回,但该基金自成立以来净值亏损已超20%。

a.png

实际上,不只是浙商基金,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公募基金离职的基金经理超150名,创2015年以来的同期新高。其中,融通基金有5名基金经理在年内离职,也是年内离职基金经理最多的公募基金。

有业内人士表示,基金经理离职是行业人才流动的正常现象,一般来说市场表现好的时候主动跳槽的情况较多,市场表现差的时候,业绩表现欠佳无法完成考核被动离职的居多。2022年以来,市场经历了较大的波动,许多公募基金业绩回撤幅度较大,基金行业根据年度进行业绩排名,业绩不好的基金经理很容易因此被淘汰。

(责任编辑:于昊阳)

商业观察网-《商业观察》杂志社官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商业观察网或《商业观察》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商业观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商业观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商业观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