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鼎益丰百亿美元中东投资疑云

发布时间:2024-02-01 17:36:12
阅读量: 11903

        陷入兑付危机中的鼎益丰,找到了“救命稻草”?答案或许要让投资者失望了。

  《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了解到,曾被监管部门两次提示风险的鼎益丰在深圳有多个办公点。2024年1月中旬,众多投资者聚集在其位于深圳市京基滨河时代写字楼的某处办公点追问业务员何时能兑付。

  据多家媒体报道,鼎益丰相关人士针对兑付问题给出了相似回应:中东某财团将注资300亿美元,合作数字期权。

  与此同时,鼎益丰关联公司也曾在众多互联网平台上声称,中东财团有意向对其投资,300亿美元或者更多。比如,与鼎益丰有关的某个自媒体晒出了来自阿联酋沙迦的谢赫·穆罕默德·本·朱玛·卡西米亲王与鼎益丰实控人隋广义等相关人士的合影,文章提及“阿联酋亲王代表王室到访集团并开展合作”“双方已签约,意向投资300亿美元,首次10亿美元”。

  根据鼎益丰相关自媒体账号发布的视频,谢赫·穆罕默德·本·朱玛·卡西米亲王一行人在2023年11月参观了鼎益丰关联的文化公司,上述合影正是在那时所拍。

  不过,据《国际金融报》记者独家获取的信息,上述提及的这位中东亲王并没有对鼎益丰有任何实质性的投资行为。

  子虚乌有的投资

  “300亿美元的投资是子虚乌有”,据一位知情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独家澄清,谢赫·穆罕默德·本·朱玛·卡西米亲王对鼎某丰没有做出任何实质性的投资行为,也没有达成任何合作。

  据该知情人士(下称“雷女士”)回顾,2023年11月谢赫·穆罕默德·本·朱玛·卡西米亲王一行人访问深圳,该次访问是以商务考察交流为目的。

  记者注意到,网上流传的多个信息显示,该亲王考察的某家公司背后与鼎益丰集团有关,一个认证为香港鼎益丰国际控股的视频号曾发布过谢赫·穆罕默德·本·朱玛·卡西米亲王即将到访的宣传视频。并且,鼎益丰相关账号也在网上发布了该亲王现身相关公司的视频。

  图片截自视频号

  根据视频内容,鼎益丰某关联公司的迎宾阵势很庞大,约上百人齐刷刷地站直迎接谢赫·穆罕默德·本·朱玛·卡西米亲王一行人,双手不停地鼓掌,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视频里还出现了鼎益丰实控人隋广义的身影,隋广义除了向到场的亲王一行人介绍自己出身天降异象,以及一些玄学有关的事情外,还带他们参观了东北长白山(26.500, 0.85, 3.31%)项目的沙盘,“他说那里有对身体很好的养生磁场”。

  图片截自视频号

  雷女士表示,谢赫·穆罕默德·本·朱玛·卡西米亲王非常喜欢中国文化,特别关注体育和文化类相关的议题,对金融和地产投资可能不太感兴趣。

  有多个画面显示,谢赫·穆罕默德·本·朱玛·卡西米亲王与隋广义等人出现在同一画面。对此,雷女士向记者解释称,由于语言不通,对方以赠送传统字画为由要求合影。她强调,“亲王没有为该公司进行任何金额的投资,也明确表示目前不会开展任何实质性的合作,出访只是为了商务考察。”

  雷女士发现,鼎益丰对谢赫·穆罕默德·本·朱玛·卡西米亲王一行人的文字和视频宣传出现了一些必须要纠正的事实错误,除了上述根本不存在的300亿美元投资外,还包括人名和身份的指代不明、张冠李戴等错误。据悉,谢赫·穆罕默德·本·朱玛·卡西米亲王一行人来深圳考察了众多企业,但都没有出现过此等漏洞百出的宣传错误。

  雷女士认为,一些错误可能是这家文化公司对中东客人的不了解,后期,她也注意到地方监管部门曾发布对鼎益丰的风险提示公告,故而认为有必要做一些澄清声明。

  “投资者不应该将这家公司的夸张宣传作为投资的参考依据,投资本身也是有风险的,其中的真假也需要投资者自己去辨识。”雷女士说。

  神秘的中东财团

  网络流传的消息显示,鼎益丰还宣称与多位来自中东的人士展开了合作,合作形式包括签署战略协议、意向投资等,发布这些消息的自媒体大多是与鼎益丰会员有关的矩阵号。

  记者注意到,鼎益丰关联主体元汇控股集团公众号曾发布的图片显示:“集团总公司与世界第二大投资集团阿联酋宾·扎耶德顺利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根据微信视频号“老鼎财团573”在2023年11月26日发布的视频配文所示:阿联酋宾·扎耶德拥有1.3万亿美金资产,鼎益丰集团已与其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金融、大文旅、教育、大健康等方面展开合作。

  在视频中,隋广义与一位身着西装的男子签约文件并且握手,现场横幅显示这是“阿联酋宾·扎耶德集团亚洲投资公司”与“香港鼎益丰国际控股集团”的战略合作签约仪式,时间是2023年11月25日,地点是深圳。

  雷女士对记者强调,2023年11月25日阿联酋宾·扎耶德集团访问深圳,这和谢赫·穆罕默德·本·朱玛·卡西米亲王的访问不是在同一时间,两者也并无任何关联。

  据宾·扎耶德集团(BIN ZAYED GROUP)官网所示,集团成立于1988年,总部地址位于阿联酋迪拜的市中心,由谢赫·哈列德·本·扎耶德·阿勒内哈扬(Sheikh Khaled Bin Zayed Al Nehayan)担任主席。该集团早期商业活动大多分布在建筑业,后陆续转型,目前业务包括豪华船舶、地产、大宗商品、科技、投资等,员工数量约5000名。

  公开信息所示,阿联酋宾·扎耶德集团董事局主席哈列德曾在2023年到访过山西省运城市,湖北省武汉市也有一家“宾扎耶德武汉发展有限公司”。《湖北日报》在2019年发布的文章所示,该年12月,宾扎耶德武汉发展有限公司在武汉长江新城注册,是长江新城首家外商投资企业,公司注册资本金100亿元,宾扎耶德集团亚洲投资公司还与武汉长江新城管委会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计划在长江新城共同推进建设“亚太经济领袖全球总部大厦”、国际金融枢纽、未来科学城等项目。

  记者搜寻相关新闻,发现宾·扎耶德集团亚洲投资公司与武汉相关的新闻大多集中在2019年,近年来没有相关消息露出,宾扎耶德武汉发展有限公司也已于2023年3月注销。

  根据《经济观察报》发布的《疯狂的“鼎益丰”》所示,鼎益丰集团内部一位资深业务员毛先生表示,阿联酋阿布扎比投资局牵头向鼎益丰注资400亿美元,该局参与鼎益丰东北文旅产业的开发。

  但据记者目前能搜索到的全年数据来看(2023年全年数据未出),2022年阿联酋财政支出增长6.1%达约1160亿美元,按照平均汇率计算,名义GDP折合5070.64亿美元。一位身在阿联酋的投资人向记者表示:400亿美元的投资有些夸张。

  据全球主权财富基金(Global SWF)去年10月的数据,来自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的七只主权财富基金已跻身全球前15,管理资产总额估计为3.69万亿美元,平均每只不超过一万亿美元。以管理规模算,中东目前排名第一的主权基金便是阿布扎比投资局(ADIA),管理规模超过8500亿美元。根据其官网介绍,阿布扎比投资局成立于1976年,代表阿布扎比政府进行审慎的全球化、多元化的投资,以期创造长期价值。

  近几年来,阿布扎比投资局确实向中国实体企业投资过多笔基金,还是多家A股上市公司的股东。就在刚过去的2023年12月,阿布扎比投资局旗下的CYVN控股公司向蔚来汽车投入了22亿美元。2023年5月,跨境电商巨头SHEIN新一轮20亿美元的融资流出,其中,阿布扎比主权基金旗下的穆巴达拉投资公司便是领投方。

  “无论是穆巴达拉,还是阿布扎比投资局,二者都是阿联酋名列前茅的主权基金,这些基金投资国内企业的单笔体量大多以数十亿美元计量”,该投资人向记者解释道:“所以我个人认为,400亿美元的投资有些夸张了”。

  迷茫的投资者

  2023年下半年,鼎益丰被传陷入兑付危机,记者与多位投资者沟通了解到,目前确实存在拿不回本金的风险。

  “我们一家都因为这件事弄得不安宁”,投资者杨先生告诉记者,家人曾投入40万元购买鼎益丰产品,前期每个月分红2000元,但自2023年11月以来已有3个月没有拿到分红,“还有20万元是今年3月到期一次性退出,但业务员说3月到期的资金需要到9月才能退”。至今,杨先生的家人只拿到了2万元的分红,如果只算本金,还有38万元不知何时能拿到。

  记者了解到,当杨先生发现鼎益丰兑付困难后,他去了好几次该集团的分部,但已经联系不到当初介绍产品给他家人的业务员。

  今年1月10日,一份《鼎益丰国际资产管理集团全体投资者重大利好通知》在投资者的聊天群流传,落款人隋广义是香港鼎益丰国际控股集团的董事局主席。该文件称,鼎益丰国际资产管理集团正式申请在国际数字资产交易所上市,为了顺利上市还向投资者提出了三点要求:

  • 所有投资者自2024年1月10日起到2024年9月10日止一律不能退出,封闭八个月,因为上市统计股权需要固定,不可股数变动,封闭期满有不愿上市者到期一律退出;

  • 2024年2月1日起所有分红一律按每月0.5%进行,按季度分红,一年分红四次,少分红部分按照上市换算补偿数字期权;

  • 对于所有上市投资者,一律签署保底资产管理合同书,满10年者资产保底增值20倍。

  产品封闭八个月后就会有钱兑付?场内资金对鼎益丰的这份“利好”通知似乎并不买账。截至1月16日收盘,港股上市公司鼎益丰控股报0.9港元/股,大跌32.84%。

  不过,鼎益丰控股在次日发布澄清公告称,一份日期为2024年1月10日由“鼎益丰国际资产管理集团”发布的《全体投资者重大利好通知》并非由该公司发布。公告称,“媒体所指的可疑商业行为与本公司、其附属公司或联属公司并无任何关系。”公告还表示,并不知悉有关导致股价近期下跌的任何原因。

  这份“利好”通知在何先生看来是给投资者画饼的缓兵之计,封闭八个月可能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他与上述杨先生一样,正在焦急地想办法拿回本金。

  上述两位投资者所投的鼎益丰产品都与“原始股权”或“期权”有关,何先生告诉记者,自己购买的其中一份产品就有“期权认购协议书”。据记者了解,鼎益丰每个分部都会设计不同的产品,但都有离奇的高收益特点。比如,何先生在2020年购买的某份产品于去年底到期,兑付金额是投资本金的两倍之多;某位业务员也曾向记者推荐过“三年到期180%收益”和“三年到期300%收益”的产品。

  “分红已经不发了,到期的产品也不兑付,没到期的产品想按合同扣10个点提前退款,也被告知不允许。”据何先生介绍,他购买的某一只鼎益丰产品在去年底到期,按照合同规定,预计今年1月中旬兑付,但他始终没能拿到这笔本该兑付的资金。

  何先生发现,此前鼎益丰的有些业务员会引导投资者用房、车抵押换取贷款,或者用信用贷、装修贷等贷款去购买产品,如今有些投资者正面临拿不到兑付的本金,还不上贷款利息的困境。

  “我们也不需要按照合同兑付,只要把本金还给我们就可以接受。”何先生最大的期望便是拿回当初投资的本金,但他多次尝试寻找鼎益丰高管人员未果,“一打电话,响一声就自动挂断”,“露面的工作人员表示自己处理不了”。

  何先生告诉记者,他在寻找鼎益丰办公地点时,发现该公司有很多“壳”,光他发给记者的信息里就分了九个部门,每个分部都有对应的名称,比如“元丰”“元亨”“嘉鼎”“博众”“奇轮”“泰元”“元汇”等。为了沟通兑付问题,他去了上述多个分部,其中,名字中带有“元汇”的分部,在他看来很可能是鼎益丰在深圳的“总部”。

  据《证券时报》报道,今年1月16日,鼎益丰位于深圳市京基滨河时代写字楼某一层的办公大厅里,有多位投资者在追问公司何时能兑付到期的理财产品,该办公地点的大厅印有“华音国际”等公司的名字。根据华音国际控股去年发布的三季报,隋广义担任该公司董事,中国投资基金有限公司(鼎益丰控股曾用名)为其间接持股方。据《经济观察报》报道,该办公地点的前台虽印有华音国际的铭牌,实际上是鼎益丰旗下的另一家港股上市公司元汇集团。

  记者在某投资者群内注意到一张图片,疑似鼎益丰某办公点的前台已被搬空,门口的玻璃上贴有“空置”字样的纸张。据某位投资者向记者反映,此处“人去楼空”的办公场所正是上述同一栋写字楼的某一层,“53楼还留了一些办事人员,其他有办公点的楼层都搬空了。”

  据某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鼎益丰的投资者数量可能达到50余万人。记者注意到,鼎益丰的投资者也分为好几种人群,比如,有在活动视频里称隋广义为“主席”的“信徒”,有及时退出但赚过钱的侥幸人士,还有后知后觉才发现不对劲的醒悟者。

  何先生属于后来醒悟的投资者,去年他就不相信鼎益丰所谓的“中东财团将注资300亿美元”的说辞,但现在想退出已经有点困难,他对何时能收回投资的本金感到有些焦虑。

  监管多次警示

  展业十余年,鼎益丰的身份一直很神秘。由于在中国内地没有官方网站和母体公司,更多的信息主要来自香港鼎益丰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官网。

  信息显示,香港鼎益丰国际控股集团成立于2011年1月,目前管理资产累计超1000亿港元,自称是一家根植于中华优秀文化的大型跨国综合资产管理集团,主要从事金融投行和投资管理业务。隋广义担任董事局主席,同时还是东方古典哲学价值投资理论体系创始人。“东方古典哲学价值投资理论体系”也在网上被称为“禅易投资法”(又称“禅意投资法”)。

  据上述公司官网介绍,隋广义曾在1994年出任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敦化市副市长,“是吉林省内最年轻的副市长”。为求证隋广义曾经担任“副市长”的从政经历,《国际金融报》记者拨打敦化地方政府电话进行求证,对方表示“由于年代太久远,所以目前还不是很清楚,需要时间求证。”

  截至记者发稿,暂未收到敦化方面的电话回复。记者还注意到,隋广义在吉林延边有些地方生意,还是当地多家公司的法人代表。

  隋广义常以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在鼎益丰的活动中露面,网络上更多称其为“道士”。根据某视频平台的信息,隋广义接受采访时还有个称呼叫“万明子”。

  某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多年前他曾去过鼎益丰的某个办公点,在一间大会议室里见过隋广义本人,“隋某说自己胸前有七颗痣,叫北斗七星痣,其中一处还是红色的”,该知情人士觉得聊天内容过于玄乎,并没有参与该公司的产品投资。

  除了隋某,鼎益丰此前还有一位名叫马小秋的核心人物,但根据鼎益丰控股集团公告,2023年2月,马小秋已辞去该公司担任的所有职务(即非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及董事会辖下之投资者关系委员会成员)。据了解,去年年中开始传出隋马二人不合的消息,马小秋与鼎益丰捆绑宣传的链接也被大量下架,疑似因其卷走投资款有关。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马小秋担任董事长的深圳市马氏盛族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2023年6月被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同年11月6日,该公司已在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登记注销,原因是决议解散。

  直到今日,处于兑付风口浪尖的鼎益丰,依旧有“信徒”在为其卖力推销产品。

  而监管部门从2023年开始,就已经多次提示该公司的风险。2023年11月21日,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鼎益丰“原始股权”“期权”等业务的风险提示》公告称,近期接到群众反映,“鼎益丰”关联主体,包括“元丰”“元汇”“元亨”“万鼎”“天鼎”“嘉鼎”“华音”等分部,通过茶会、晚会、读书会、上市发布会等线上线下(26.490, -0.60, -2.21%)活动宣扬“肽”“光波磁电疗法”等产业概念,以“禅意投资法”等吸引投资者认购“鼎益丰”关联主体的“原始股权”或“期权”,存在非法集资风险。目前,相关投资活动已出现“返利延期”“合同到期未退款”“难以兑付”等情况。

  关于“鼎益丰”相关主体,上述监管部门在2023年2月19日发布了有关风险提示,并组织有关部门依法对“鼎益丰”在深圳辖内的经营主体进行核查,对有关单位和个人进行警示约谈,责令不持有金融许可(金麒麟分析师)证、不具备从事金融业务资质的主体不得非法从事金融活动,不得非法集资。

  针对群众反映的有关情况,监管部门表示将依法依规采取措施,联合有关部门严厉处置辖区内的非法集资活动,维护辖区正常金融市场秩序和社会和谐稳定。

  为保障和维护广大群众利益,监管部门再次向广大群众提示如下:“鼎益丰”在深圳的经营主体不持有金融许可证、不具备从事金融业务资质。根据《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的规定,因参与非法集资受到的损失,由集资参与人自行承担。

  针对如何解决投资者反映的产品兑付困难,以及与宾·扎耶德亚洲投资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是否属实等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向香港鼎益丰国际控股集团官网邮箱发送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暂未有任何回应。

  记者:夏悦超 周秭沫

(责任编辑:于昊阳)

商业观察网-《商业观察》杂志社官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商业观察网或《商业观察》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商业观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商业观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商业观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