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争白热化 数据不好时主播边聊边哭

发布时间:2022-11-15 14:33:31
来源: 北京日报
作者:魏婧
阅读量: 462

  “双十一”来到第十四个年头,价格比拼,新人辈出,“直播带货”的竞争进入白热化,消费者买或不买的背后,是无数小主播的真实压力与改变。

  “游戏都是下载好的,咱们家里电视接上就可以玩了”、“高清画面,支持随时存档,非常舒服的体验”、“在我们直播间点点关注,下单还有礼品哦”……

  夜里十点,天猫一家主营怀旧游戏机的店铺装点得红火喜庆,“全球狂欢季”、“咨询再享好礼”等标语十分醒目。十余款商品购买链接已经在直播间挂好,主播小铭正挨个对机型进行讲解演示。他身后屏幕上,魂斗罗、冒险岛、坦克大战等游戏画面,满满都是童年回忆。

  边介绍机器边玩游戏,关注网友提问并及时解答,再穿插一些互动抽奖……多线并行,小铭却看不出忙乱。1996年出生的他,做主播近4年,已经算得上这一行的老手。“竞争太激烈!前些年搞促销也就便宜一二十元,现在各种送礼、折扣、满减都要有。跟我们价格相近的竞品也多,不变着花样吸引顾客不行啊!”

  目前,除了不定期在天猫直播,负责早9点到下午2点的早班,或晚7点到12点的晚班外,小铭还要在抖音上进行“起号”。即一些账号先由他播一段时间,数据“养”起来再交给其他同事。而在2019年,他还只是店铺的客服,拿着每月6千元薪水,转为主播的过程,其实充满摸索与坎坷。

  “最早是天猫工作人员找来,说直播是个趋势,我们店在游戏类目里排比较前面,能给一定数据资源。”小铭回忆,自己做客服很了解客户疑问,产品特点卖点,老板就商量说可以尝试去播。那会儿大家都没有经验,主播侧重介绍产品和游戏展示,不露脸,直播频次也不固定。“我继续拿了一段时间客服工资,只是上班形式换了一下。

  在小铭印象中,经过2020年逐渐发展,几番调整,到了2021年,和自己类似的小主播有了相对通行的“底薪+提成/绩效”薪资结构。根据所在城市、商品类目不同,底薪少的三四千元,多的八千到一万。提成一般是达到各自约定gmv(成交总额)后,拿超出部分的几个百分点。一些公司还会将直播数据、“起号”成效纳入主播考核。

  以小铭和主播同事们“背负”的任务为例,在寒暑假、大促等游戏机销售旺季,通过直播间下单的要达到总销售额一半,淡季为三分之一。平均来看,小铭旺季月薪可以拿到2万元左右,淡季约1.4万元。

  “陷入自我怀疑,到底还要不要继续”、 “年前我挑人家,现在都是人家挑我”、 “前两年能拿到1万+,这个月面试一家新公司,拿到七八千就好难”……在以往印象中,“带货主播”年轻光鲜,似乎动动嘴就能获取高收入。而社交平台上不少小主播们倾诉交流,却传递出压力大、赚钱难等生态。

  “直播行业里,光环永远属于少数人。”在小铭看来,这些感受自己也深有体会。“首先压力确实是大,曾经我不止一次想过放弃,甚至都有点抑郁了。”

  他解释,直播时需要情绪亢奋,努力宣传产品营造气氛。如果直播间冷冷清清,压力长期积累,就会造成心理压抑。“有时我们几个主播聊到数据不好看,聊着聊着就哭了。公司高峰期有十来个人做直播相关工作,目前还在接触直播的,只剩下五六个人。”

  薪酬方面,较之此前动辄月薪过万,“下滑”或许是行业发展要经历的自然阶段。

  在业内,2019年被称作“直播电商元年”,突然爆发的直播需求,客观造成主播抢手的局面。“之前可能主播的薪酬本身就是虚高的,甚至公司也不清楚怎么去衡量直播效果。比如一开始gmv定低了,主播提成太高,卖一段时间公司就会定一个新的gmv和提成点,收入就会处在变动中。”

  此外,据小铭观察,今年不少“00后”开始入局,带来更激烈的竞争。“不像我们90后,一开始搞直播还有点排斥。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已经成形的新行业,又敢于尝试,所以现在从直播人才上来讲是不缺的。”

  而“熬”过了最初阶段,如今小铭收入趋于稳定,心态也比较平和,作为资深员工还有了自己的办公室。下播后他不爱讲话,习惯在办公室小憩片刻,听听音乐和故事放松神经。“跟大主播肯定是没法比,当一份普通工作的话还可以,反正坚持不下来的都走了,愿意留下总会有自己的位置。”

(责任编辑:于昊阳)

商业观察网-《商业观察》杂志社官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商业观察网或《商业观察》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商业观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商业观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商业观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