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巢能源累亏30亿 魏建军"输血" 关联交易成IPO拦路虎

发布时间:2022-11-28 16:39:13
来源: 新浪财经
阅读量: 3960

蜂巢能源累亏30亿毛利率仅宁德时代三成 魏建军“输血”关联交易占超50%成IPO拦路虎

  河北首富魏建军又将拿下一个IPO。

  日前,上交所官网披露已正式受理蜂巢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蜂巢能源”)的首发申请。此次蜂巢能源拟发行不超过10.81亿新股,拟募资规模达到150亿元。

  脱胎于魏建军的长城汽车(28.720, 0.24, 0.84%)才四年,蜂巢能源已经成为全球排名第十、国内排名第六的动力电池企业。但与宁德时代(370.310, -1.89, -0.51%)、比亚迪(245.110, 0.06, 0.02%)等同行不同的是,蜂巢能源一直未能盈利。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蜂巢能源归母净利润累计为-30.79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这与蜂巢能源远低于同行的毛利率水平,以及高额的研发投入不无关系。各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6.64%、0.89%、3.23%、4.38%,均远低于同期同行业毛利率平均值。其中,今年上半年,蜂巢能源的主营业务毛利率仅为宁德时代的三成左右。

  相较于此,尽管已经独立出长城汽车体外,但蜂巢能源与长城汽车之间的关联交易问题才是其IPO路上最大的绊脚石。各报告期内,蜂巢能源向关联方出售商品、提供劳务的金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9.40%、96.09%、82.73%、53.39%。

  电池包毛利率仅6.44%亏损逐年扩大

  蜂巢能源被视为魏建军的二次创业项目。

  2018年2月,长城汽车出资10亿元设立蜂巢能源的前身蜂巢有限。为了集中能源发展汽车主业,并推进蜂巢能源市场化运营,当年10月,长城汽车将蜂巢能源100%股权内部转让给其子公司保定瑞茂,同时还向蜂巢能源转让评估价格超过2亿元的专利、非专利技术及部分资产,蜂巢能源正式起步。

  虽然成立时间只有四年,但趁着新能源火热的发展势头,蜂巢能源很快在全球市场中占得一席之地。数据显示,从装机量上来看,2021年全球前十动力电池企业装机量为271GWh,占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的比例超过90%。其中,蜂巢能源全球市场排名第十,国内市场排名第六,其在全球和国内的市占率分别为1%、2.1%。而一家独大的宁德时代,在全球和国内的市占率分别高达32.6%、52.1%,国内排名第二的比亚迪在全球和国内的市占率则分别为8.8%、16.2%。与之相比,蜂巢能源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近两年来,新能源汽车行业快速发展,以宁德时代、比亚迪等为代表的动力电池企业赚得盆满钵满,蜂巢能源却反其道而行,目前仍未盈利。

  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2年前六月,蜂巢能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9.29亿元、17.36亿元、44.74亿元、37.38亿元,合计为108.77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亏损3.26亿元、7.01亿元、11.54亿元、8.97亿元,合计为亏损30.79亿元。

  截至今年6月末,蜂巢能源母公司及合并口径累计未弥补亏损分别为6.28亿元、15.97亿元。对此,蜂巢能源表示主要是由于公司研发投入强度较高、产能爬坡以及原材料采购价格增长等因素造成。

  据招股书介绍,蜂巢能源主要向下游汽车行业客户销售电池包、模组、电芯、储能产品等获得收入。各报告期内,蜂巢能源通过销售电池包获得的收入占比分别为99.86%、98.74%、87.11%、60.08%。同期,公司电池包的毛利率分别为6.62%、0.97%、4.54%、6.44%,处于较低水平。

  2020年以来,蜂巢能源的主营业务中开始新增模组、电芯、储能产品等。今年上半年,上述三大产品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20.07%、18.22%、1.63%。但这三大产品的盈利能力波动较大。具体而言,2020年至2022年上半年,公司模组产品的毛利率一直为负数。2020年和2021年,电芯产品也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今年上半年才实现797.25万元的毛利额,储能产品也在2021年出现亏损后,今年上半年实现1838.32万元的毛利额。

  在上述因素影响下,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蜂巢能源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6.64%、0.89%、3.23%、4.38%,均远低于同期同行业28.06%、22.4%、11.03%、13.44%的毛利率平均值。值得一提的是,同期,宁德时代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8.19%、26.5%、23.14%、14.72%。其中,今年上半年,蜂巢能源的毛利率仅为宁德时代的三成左右。

  IPO前与对手宁德时代诉讼达成和解

  同样是卖电池包,蜂巢能源的盈利能力却不及同行,同时公司研发投入力度一直较大,进一步加大了业绩负担。

  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蜂巢能源的研发费用分别为3.75亿元、3.8亿元、7.24亿元、5.72亿元,合计为20.51亿元,各期研发费用率分别为40.32%、21.9%、16.18%、15.3%。

  由于自身造血能力不足,近年来蜂巢能源多次进行外部融资补血。在魏建军“二次创业”光环以及市场对于动力电池企业关注度走高的情况下,蜂巢能源也吸引了大量资本参与。

  招股书显示,2019年6月至2021年12月,蜂巢能源共实施了7次增资及两次股权转让,且主要集中在2021年。至本次发行前,蜂巢能源共有83家股东。这就意味着,短短两年时间内,蜂巢能源就新增了82家股东,其中包括先进制造基金、京津冀基金、碧桂园创投等多家知名机构。

  虽然保定瑞茂对于蜂巢能源的持股比例已下降至39.4%,但蜂巢能源与长城汽车之间的关联交易问题,依旧是其IPO路上最大的一道坎。

  各报告期内,蜂巢能源向关联方出售商品、提供劳务的金额分别为9.24亿元、16.69亿元、37亿元、19.9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9.40%、96.09%、82.73%、53.39%,主要为向长城汽车销售动力电池相关产品。

  今年上半年,蜂巢能源向长城汽车的销售收入比例下降,主要因同期公司向合众汽车、零跑汽车、安仕新能源、吉利控股等客户的销售收入提升。

  除了在下游销售端高度依赖关联方长城汽车之外,在上游供应端,蜂巢能源的竞争对手宁德时代也是其重要的供应商。各报告期内,公司向宁德时代的采购金额分别为3.91亿元、9.35亿元、5.45亿元、2.59亿元,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3.9%、50.55%、10.27%、5.42%,宁德时代一直是蜂巢能源的前五大供应商之一,其中2019年和2020年还是公司第一大供应商。

  既是竞争对手又有着合作关系,但今年2月,宁德时代正式对蜂巢能源及其两家关联公司提起诉讼,案由为不正当竞争纠纷。相关资料显示,上述纠纷主要因宁德时代9名员工离职后,在竞业限制期内分别加入无锡天宏和保定亿新,为宁德时代的竞争对手蜂巢能源提供服务。

  或是为IPO扫清障碍,今年7月,宁德时代与蜂巢能源就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达成和解,宁德时代收到蜂巢能源的和解款500万元。

(责任编辑:于昊阳)

商业观察网-《商业观察》杂志社官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商业观察网或《商业观察》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商业观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商业观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商业观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